首页 > 螳螂资讯 > 罗永浩+教育直播带货 为什么会翻车

罗永浩+教育直播带货 为什么会翻车

发布时间:2020-04-11

 前言 

昨晚8点,“不挣什么钱,交个朋友”的罗永浩开始了他的第二次抖音直播带货。这也是罗永浩首次为教育公司带货,但最终以3款产品销售额不足500万惨淡收场。要带货,找老罗,教育公司找老罗直播带货为什么会翻车?

01


抖音流量扶持下降 关注度下降 |

和第一次开播相比,抖音官方的推广力度下降了不少,4.1首播进行了全站提前多天的预热,多个千万大V短视频互动,开播当天抖音更是进行了全站推送。从数据来看,最明显的GMV,从1.1亿到3500万,观看数是上次的23%,环比下降67.9%。在流量扶持与关注度大幅度下降的前提下,第二场直播无论从话题度还是讨论量上都大幅度缩水,直播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02


老罗:离下一个抖音李佳琦还很远 |

被抖音寄予厚望的老罗,从这两次直播效果来看,离带货主播还很远。老罗创办过牛博网和锤子科技,还拥有5年新东方老师从业经验,也创办过教育机构,选择入局电商直播,老罗更多是为了梦想路上的“盘缠”。

第一次抖音直播掀起全民话题,剃掉胡须、为昔日竞争对手小米站台的老罗带给品牌的除了真金白银之外,更多的其背后带来的品牌效应。而第二次直播,虽然依然保持了小时榜音浪第一,但老罗作为带货主播明显后劲不足。4.1第一场直播,老罗剃须、与朱萧木一起为昔日竞争对手站台等话题都掀起了一场全网的讨论。而4.10老罗直播显然直播准备较之前更为充足,在直播技巧、用户互动、产品介绍等方面有明显进步,状态也更像比第一场更好,但除了一两句金句之外,第二场直播依然无聊,离一个合格的带货主播还很远。


03


| 试水教育产品 老罗直播带货“翻车”? |

昨晚老罗首次试水直播带货的三大教育产品分别是阿尔法蛋智能故事机Z1、猿辅导斑马AI课和网易有道辞典笔2.0。

从三款产品直播效果来看,老罗明显在做网易有道辞典笔2.0的时候更加得心应手,因为这款产品自带科技硬件属性,在介绍其产品特点、性能、使用体验等方面时老罗仿佛又找到了主场。

与之相比,猿辅导的斑马AI课的环节就显得翻车过于明显了。来到了未知的领域,老罗几乎闭口不言,整个环节几乎全由搭档完成,对课程特点、定价、适用人群等等问题显然并不熟悉。

来到阿尔法蛋智能故事机Z1时,老罗又出现产品了解不深、年龄定位不明等状况。

阿尔法蛋智能故事机Z1定价329,销售数量7461,网易有道词典笔2.0直播间售价699元,销售量1688,;猿辅导斑马AI课售价为49元,销售量为1.08万。(来源于新抖数据)

当然,对于直播间的金主爸爸来说,这场直播带来的品牌曝光与品牌效应远远大于带货量,做“硬广”顺便卖卖货才是金主爸爸们的主要目的。

04


| 直播带货风生水起 教育可能水土不服 |

直播电商模式近两年风生水起,电商平台需要流量,而直播自带超高流量,两者互取优势进行直播+电商模式。据调研报告显示,2019年直播电商总GMV超3000亿元,直播电商正在从“猫、拼、狗”(天猫、拼多多、京东)到“猫、快、抖”(天猫、快手、抖音)演变。直播电商将传统的商品主动消费变为被动消费,通过直播随时随地展示产品,拉近用户与商品之间的距离,缩短决策时间。虽然直播带货近几年风生水起,但到教育这里很可能出现水土不服的窘况。

首先教育产品一般决策链比较长,其更偏重体验与服务。直播带货的短平快无法全面展示教育企业非实物类的产品价值,产品购买说服力不强,对用户决策影响力有限。

其次,教育产品大部分并不具有冲动消费的特点,交付感不强。这一点在教育课程这一类的内容型教育产品身上更加明显。以服务和体验为主的内容型教育产品无法通过短时间的直播带货来给用户明显的交付感,对用户的购买决策影响有限。

第三,教育产品的服务链条较长,直播带货只做到了引流这一步,转化、留存、复购等等环节还需要后续服务跟上衔接。

>>>>

结语


从老罗与教育产品的首次直播带货触电来看,虽然教育类产品很难直接复用常规电商直播的带货模式,但直播自带的巨大流量蛋糕显然也是非常诱人的,想要分一杯羹还需要对两者进行进一步结合,寻找一个平衡点。

罗永浩直播 抖音直播

推荐阅读